今晚开奖结果

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教授辞世 家属完成他

更新时间:2019-08-12

  4月16日14时,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在武汉与世长辞。而17日,便是夏老95岁的生日。家属遵照夏老生前遗愿,捐出其眼角膜,并向夏老创立的新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捐献100万元积蓄,用于器官移植研究和人才培养。

  在我国,每年有超过两万名患者因为各种疾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从出生仅4个月的婴儿,到古稀之年的老人;从单独的肾脏移植到多器官联合移植,目前我国已实现包括心、肺、肝、肾、胰腺、小肠在内的胸、腹腔脏器移植。被誉为“医学之巅”的器官移植,在我国是如何一步步从实验走向临床应用?这一切,都离不开他——武汉同济医院教授夏穗生。

  用130条狗做实验打开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大门;建立新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实施亚洲第一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手术;培养中国器官移植第一批研究生……夏穗生教授被誉为中国器官移植之父。面对无数的“首次”“第一”,这位医龄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曾微笑着说:“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惟愿不负国家培养。”

  从“肝切完了怎么办”到“没有器官可换怎么办”,夏穗生一生致力于解决救治患者的难题,只要能挽救患者的生命,他一次次不惧风险,挑战医学尖端课题,身先士卒当志愿者,力推遗体器官捐献。2013年3月26日是武汉市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夏教授登记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在他的感召下,同济300多名医生和医学生一起签下器官捐献志愿书。“截至今年1月,我国公民累计实现器官捐献21688例,捐献器官61902个,挽救和改善了近7万名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和质量。”这是一份关于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状况的报告。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跃居世界第二位。

  4月7日,躺在同济医院病床上的夏老看着这组不平凡的数据,露出了欣慰的笑容,4月16日他离开了人世,第二天就是他95岁的生日。

  4月16日下午3时,家属遵从夏老遗愿,在捐献同意书上签字,武汉市红十字会同济眼库的医务人员对着夏老的遗体深深地三鞠躬后,取出了角膜。随后,家属们拿出部分积蓄和夏老的积蓄一共100万元,捐给了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父亲生前嘱咐的两大心愿,我都帮他完成了。”昨日,夏老的女儿夏丽天哽咽着说。

  在同济医院档案馆里,一张发黄的手术照片定格着那段尘封的历史。照片上一幢古旧的两层小楼,刻录着夏穗生和同事们最艰苦的5年时光。昨日,回忆起当年的那段时光,同济医院刘敦贵教授感叹道:“看似平淡无奇的实验室,其实惊心动魄。一个直径约70厘米的小型消毒锅,是实验室里最先进的‘家当’,要靠一盏煤油汽灯不停地往打气口打气才能升温,仅术前消毒就得耗费整整一天。”

  上世纪50年代,年轻的夏穗生从同济医学院毕业,成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医生。确定研究方向时,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外科。走出同济医科大学校门没几年,他就娴熟地掌握了直肠、肛门等手术技术。后来,年富力强、意气风发的夏穗生在妻子鼓励下,决心挑战当时外科手术的最高峰——器官移植。当时,即使在全世界医疗水平最先进的美国,这项技术也才刚刚起步、鲜有建树。

  1955年,国际上首先实施狗的同种异位肝脏移植实验。1958年9月10日,夏穗生将一只狗的肝脏移植到另一只狗的右下腹,术后,这只移植了肝脏的狗存活了10个小时,这让夏穗生兴奋不已。很快,他开始准备着手下一步试验,但因政治运动一耽搁就是十多年。

  1972年,已年近半百的夏穗生出任同济医院腹部外科研究所副主任。他在重症肝病病人的眼神里,感受到强烈的求生渴望。“肝脏疾病一旦到了终末期,肝移植就是患者唯一的希望,器官移植事业亟待启幕。”他开始重新筹建器官移植实验室,带着5名医生和5名技师开始进行动物实验。在同济医院这个破旧的两层小楼里,他们度过了艰难的5年时间,先后施行狗的异体原位肝移植130次,异体肾移植20余次。

  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的专家马绪娴回忆说,当年她大学毕业不久来到夏教授筹建的实验室。除了做手术,每天不是在院子里养狗,就是昼夜不眠地守着手术后的狗,夏天闷热的天气和难闻的气味让人几乎要晕过去,冬天他们还要生炉子帮狗取暖。手术经常从早上8点做到晚上11点,夏教授对每一个步骤都要求严格,不允许任何马虎。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完成了130条狗的肝移植,手术最终取得了成功,刚换完肝的狗可以站起来觅食了。

  1980年,他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终于有了病房、护士和器官移植的专业医生,之后他们创造了当时肝移植患者存活264天的最长纪录,创造了器官移植领域里的一个又一个第一。

  “父亲常说他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器官移植,他把一切都献给了器官移植。”昨日,夏老的女儿夏丽天告诉记者。

  夏穗生和妻子石秀湄是同济医院有名的模范夫妻,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在父母的影响下,儿女也都从医,女儿夏丽天也随母亲从事影像学,如今是深圳市保健办影像学主任医师;儿子是同济医学院博士,在加拿大一所大学做医学研究。夏丽天说,一年前,父亲因脑梗病情恶化住进同济医院治疗,最后肺部感染去世,住院期间90岁高龄的母亲一直守候在旁。“父母亲的感情一直很好,我们起初一直不敢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母亲,直到下午6点左右,母亲才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情绪很差,我们很担心。”“父亲生前不讲吃穿,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香港本期开奖结果!唯一的兴趣就是研究器官移植。”夏丽天表示,父亲90岁时还在给学生修改论文,逐字逐句的修改,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93岁瘫痪在床,还在阅读器官移植领域的专著。

  退休后的夏老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查房、讲学、著书忙个不停。他说:“只要患者、学生还需要我,我就随叫随到。”2012年他编著了《中华器官移植医学》,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教授闻讯欣然为本书作序:“夏穗生教授是我国著名的医学家、科学家和教育家,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他从医60余年的奋斗史也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生动写照。”

  夏丽天说,父亲为器官移植事业奉献终身,最大的希望就是他的事业后继有人,生前不但在“器官捐献志愿书”上签名,还多次叮嘱家人,去世后要为器官移植事业捐款,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培养更多的人才。

  夏丽天表示,父亲虽已离世,但他热爱学习、心系患者,低调谦逊的作风将影响自己一生。自己和弟弟今后也会效仿父亲,将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

  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知水教授曾是夏穗生的硕士生、博士生。陈知水回忆,夏穗生一生热爱学术,92岁时因为脑梗只能卧床,在此之前,他一直坚持参加学术活动和撰写论文。他对待学生很严格,一旦学生犯了错误,他会收起平时和蔼可亲的笑容,批评起来非常严厉毫不留情,甚至把已经是主任医师的学生训得掉眼泪。

  陈知水清楚地记得,他1999年首次主刀肝移植手术,75岁高龄的夏穗生专程赶来在手术台边坐镇,鼓励他:“安心做手术,失败了我来担责任。”5个多小时的手术,夏穗生一直没有离开。“我当时只有33岁,是最年轻的器官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夏老不仅把难得的手术机会给我,还鼓励我大胆手术。”陈知水表示,夏穗生甘为人梯,乐于为年轻医生搭平台、当人梯,培养了中国器官移植第一批研究生,赢得了学生们的敬爱。如今许多学生已经成为了各大医院的学术带头人。

  武大中南医院肝胆疾病研究院院长、武汉大学移植医学中心主任叶啟发曾是夏穗生的学生。提起老师,叶啟发说的最多的就是“治学严谨”和“淡泊名利”。80年代中期,叶啟发曾写过一篇关于肝硬化门静脉高压出血的论文,夏穗生反复修改十余次,还当面指导他为何要这么修改。论文发表前,叶啟发希望把老师列为署名作者,但夏穗生坚决不肯,在叶啟发再三恳求下,他只同意在文末注明“夏穗生曾对本文进行修改”的字样。“夏教授指导每个学生都是非常细致,但在名利面前总是退避三舍。”叶啟发表示,这篇被夏穗生修改的论文,自己至今珍藏。

  ● 1957年,33岁的夏穗生发表中国第一篇关于肝切除的文章而崭露头角。

  ● 1965年,夏穗生和我国普外学科创始人裘法祖创建了腹部外科研究室——器官移植研究所的雏型。

  ● 1976年,夏穗生发表《130例狗原位肝移植动物实验与临床应用》,引起轰动。

  ● 1992年,夏穗生主持亚洲首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成功,至今仍保持着存活时间最长的亚洲纪录。

  张俊:我母亲是手术室的护士长,早年一直和夏教授一起工作。回忆起来那真是一段艰苦卓绝的时光。向夏教授和他的团队致敬!

  邢宇:我猜想,夏老捐献角膜不仅是为了让许多人能够重见光明,更是为了继续亲眼见证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

  老韩:大医精诚!如雷贯耳的名字,一生拼搏,只为患者康复,离世了,还留光明在人间。大师一路走好,安息吧!

  克拉克盖盖博:我是器官移植的受益者~感谢夏老开创这伟大的医学技术,让更多的人重生。

  一川溪水:我是器官移植手术的受益者,深切感受到这项技术的重要性!祝祖国的医学事业越来越发达,致敬夏老。

  段斌炜(肝胆外科DUANG大夫):夏老曾是我硕士答辩时的答辩主席,认真、严谨、睿智、平和、谦逊、风趣是夏老给我的印象,我想这也是一代医学大师应该具有的风范和行事准则吧!

  来树荣:夏穗生老先生是我17年前换肝的医师,为了记住他,我特意用穗中树作我再生的名字。

  医疗|湖北这项医疗技术聚焦世界目光!向全球11个国家500多个播点做演示直播